酱酒,一如现在白酒的股票,正站在一个令人生畏的高点

Xbox游戏代购 2203 0

  自2020年10月底开始,随着白酒上市公司三季度报告的披露,开始启动了又一轮的疯狂增长。多数个股都走出了翻倍的行情,茅台屡创新高就不说了,很多业绩并不是很好的白酒上市企业在近一个月的时间内频繁涨停,比如金种子从低位的6块多涨到了今天的18块多,最疯狂的舍得,被ST之后,连续吃了好几个跌停,一度跌到27块钱,随着白酒股票的猛涨,舍得连续多次打板,截止到12月21日,收盘价87.40元,翻了3倍不止了,你说跟谁说理去呢?

  白酒行业常说,自2002年开始,白酒进入了黄金十年的高速增长期,这个增长期随着限制三公消费的出现,被摁下了暂停键,并开始忽喇喇似大厦倾的调整期,从2013年到2016年,经过了近4年的调整,白酒进入了两极分化状态,头部酒企开始复苏,尤其是以茅台为代表的酱酒行业进入了普涨状态。

  最近几天是茅台、五粮液开大会的日子,茅台下属的子公司有不少已经开完会了,不出意外的捷报频传,习酒今年顺利突破百亿了,茅台酱香酒也突破百亿了,加上茅台还有一个更恐怖的王炸目前还没出,出了之后,恐怕大家也只能要不起了。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翻看我前几天写的文章——《茅台:我先出两个二,手上还剩一个王炸》。

  茅台的快速增长,尤其是以习酒和茅台酱香酒为代表的酱酒头部品牌,从侧面印证了酱酒热所言非虚。

  这是已经披露出来的数据,酱酒还有几个正在摩拳擦掌冲击上市的酒企,比如郎酒,根据其冲击IPO披露的数据来看,2019年郎酒股份公司的营收已经到了83.48亿,比习酒还高出不少,前段时间,习酒宣布破百亿之后,与之一水之隔的郎酒隔空发来贺电,能实现这样对话的,大体上都是实力差不多的企业,所以郎酒今年即使没有百亿也是差不离的。还有一家一直要冲击IPO的酱酒企业国台,今年大健康体验馆也是到处开花,预计今年同样是盘满钵满。再有金沙、珍酒、武陵、夜郎古、金酱等酱酒企业,今年都实现了逆势快速增长。

  所以,不管承不承认,酱酒热已经从茅台热变成了整个酱酒产业热。

  不出意外情况,酱酒的快速增长即使摁下暂停键也还有几年缓增长状态,不会直接来个天地板,上午还在涨停状态,下午直接被摁到地板摩擦。

  当然,酱酒的发展从现在来看,已经有一些暗礁了。

  最近,有不少业外资本开始频频布局酱酒行业,除却原先生产基酒的几个大厂像夜郎古、金酱一类酒企开始进入渠道布局外,有不少投资机构也瞄上了酱酒这块肥肉,比如前几天在网络上传播挺火的乔巴陈酿,茅台镇上的边边角角基本上都已经让投资机构给瓜分干净了,所以逼着以茅台为代表的7家酱酒企业召开赤水河酱酒产业联盟大会,当然,头部酒企制定的标准,毕竟当不了行业的标准,缺乏约束力,不光是茅台镇上的小微酱酒企业还是其他产区的酱酒企业,没几家会把这个宣言当真,你吃着肉喝着汤,我不能跟你们后面喝西北风啊。

  所以,现在酱酒不但开始从堂前燕走入百姓家,更关键的是,酱酒的品质这块现在也是参差不齐,前段时间,几个朋友聚会,拿了一瓶酱酒,名字就不说了,喝了一杯之后,主家自己也觉得无趣,又换了一瓶酒,这是一个个别现象,但一旦伴随着入局者众,行业难免良莠不齐,就好比一栋高楼,已经盖得超过哈利法塔了,大家都在疯狂地往更高处盖,突然,底座上面一根承重柱塌了,那恐怕就很难全身而退了。

  越是火热的时候,越是需要冷静。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甚寒。酱酒现在正站在一个全新的高点,越是高位,越需要谨小慎微,至于,酱酒还能热多久,这需要所有的酱酒产业生产者、经营者们保持初心,共同努力!

标签: 散加盟白酒商 散白酒加盟品牌的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