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库克年薪曾赶不上双汇董事长,茅台高管平均年薪几十万

Xbox游戏代购 174 0

  文丨AI财经社 郑亚红

  编丨赵艳秋

  苹果公司近日公布了2020年公司高管的薪酬,再次揭开了CEO们与打工人之间的收入鸿沟。

  库克年薪1477万美元,但有数亿美元股票在5年内解禁

  公开数据显示,库克2020年总薪酬1477万美元,相比2019年的1156万美元略有上涨,但仍低于2018年的1568万美元。苹果员工2020年薪酬的中位数是57783美元,库克的薪酬是这个数字的256倍。

  库克的工资组成中包括了基本工资300万美元,以及绩效奖励1073.1万美元。

  苹果同时公开的还有几位高管的薪酬,他们的收入都超过了库克。比如首席财务官Luca Maestri总薪酬为2625万美元,总法律顾问Kate Adams为2624万美元,零售+人高级副总裁Deirdre O’Brien为2627万美元,首席运营官Jeff Willams为2625万美元。四位高管薪酬相加轻松超过1亿美元。

  根据披露的表格,这些高管的收入包含了股票激励,而库克的统计中并不包含此项。

  实际上,库克的收入不止于1477万美元,苹果对他的股权激励其实才是库克真正的收入大头。2011年8月24日,库克被紧急任命为苹果公司的新任CEO,并被授予100万股股票,以作提拔和留任的奖励。这笔100万股的股票,是以受限股票单位的形式进行发放,也就是所谓的RSU,它的条件是需要分期发到库克手上。

  100万股RSU分为两期,第一期是授予的五年后,也就是2016年8月24日;第二期是十年后,也就是2021年8月24日。

  除了这100万股外,库克还有另一笔RSU奖励。2020年9月,库克被授予了RSU,按照规定,这笔受限股分为333987股任期RSU和667974股绩效RSU,合计超过100万股。前者不与业绩挂钩,只要库克留任到2025年,那么这部分股票就会在2023、2024、2025三年发放。后者RSU与公司股东盈利挂钩,如果苹果未来业绩表现好,股票回报率在标普500指数中好于85%的公司,库克才可以获得。

  根据上述规则,针对2011年的奖励,库克目前持有价值4.4亿美元的限制性股票,将会在2021年8月24日到期。针对第二次授予,截至2020年9月26日的财年中,库克收到的限制性股票的总价值为2.819亿美元。

  也就是说,库克任苹果CEO这十年来,除了每年1000余万美元的收入外,价值数亿美元的限制性股票在未来五年间等待解禁。

  据彭博社估算,2020年,库克的净资产已突破10亿美元。

  双汇母公司开出20亿年薪,茅台高管年薪却垫底

  除了苹果,工资只是前菜,股票才是真正的盛宴,这是互联网公司的一贯操作手法。而这种以股票激励的模式早已席卷整个行业。比如2018年财报出炉时,对雷军百亿年薪的讨论就在网上炸开。

  根据报道,雷军2018年的年薪高达99.3亿元,而当年小米的净利润才134亿元,雷军以一己之力就刮走了73%的利润。随后小米发布公告称,所谓的“百亿年薪”实际上是小米集团向雷军所控制的实体一次性发行的约6.39亿B类普通股,以及小米金融授予雷军的4207万股股权,两者相加为99.3亿元,因此雷军这近百亿元的年薪里,可以说全部都是以股份支付的薪酬开支。

  根据小米集团的财报,公司在以股份为基础的薪酬开支上一直占据了大头。

  2018年,也就是被媒体推导出雷军获得百亿年薪的当年,财报显示小米支付给集团前五名最高薪酬人士的情况是,股份支付薪酬达到102.09亿元,而工资、薪金及花红的开支仅有939.8万元。到了2019年,这个趋势有所缓和,股份支付的薪酬降到了2.62亿元,而工资类为672.6万元。

  再根据财报所列薪酬范围,不难推断出2019年雷军没有再拿到百亿年薪,他的薪资范围在1亿港元以内。2019年小米集团最高收入的5位人士一共收到薪酬为2.69亿元,平均下来每人年薪为5384万元。

  其他公司高管的高薪,背后往往也都是由不菲的股权奖励支撑起来的。比如腾讯的执行董事兼总裁刘炽平2018年年薪达3.13亿元,远远高于马化腾的3884.2万元。但在这其中,股份酬金就超过了2亿元。

  除了互联网、科技企业,一些传统行业在对公司高管的薪酬支付上也非常阔绰。

  全球最大的猪肉制造品生产企业、双汇母公司万洲国际就曾因此被推到风口浪尖。2017年,公司董事会主席、双汇集团董事长万隆拿到了2.91亿美元的年薪,在当年约合人民币20.24亿元,其中包括200万美元的基本薪资,以及2.89亿美元的股票奖励。

  2018年,万洲国际财报一出便引起了外界争议,当时万洲国际的净利润不过10.90亿美元。香港会计和咨询公司信永中和(Shinewing Hong Kong)执行合伙人卢华基(Roy Lo)指出,“这真的是一个非常惊人的数字。与其他上市公司相比,它太高了。”

  过去两年,万隆的薪资相比2017年有所下降。财报显示,2018年万隆年薪800万美元,其中200万基础薪金,600万美元以股份支付的形式发放。到了2019年,200万美元基础薪金不变,股份支付的金额继续下降到200万美元,这年万隆一共拿到了400万美元的酬劳。

  而2019年万洲国际拿到较高薪酬的是Sullivan Kenneth Marc,他拿到了1400万美元的薪酬,约合9000万人民币。而这位公司前高管已经在2021年1月3日从公司退休。

  房地产界也不手软。根据公开数据披露,2019年上市房企中,中国恒大高管前五名平均薪酬为8937万元,紧随其后的是富力地产5242万元、碧桂园5220万元。排名前十的地产公司,收入最高的前五名高管平均工资均在1500万元以上。

  相比之下,今年股价疯涨的白酒企业反而比较低调。

  以贵州茅台为例,2020年茅台的股价从1183元/股,到年底涨至近2000元,涨幅近69%,公司的市值也涨到2.51万亿,超过工商银行市值。

  但同时,根据财报披露的数字,茅台的高管队伍拿到的薪资却并不多。2020年底,包括董事长高卫东、代行总经理一职的董事李静仁在内,贵州茅台董监高人员数量合计为14人。而14名董监高只有5人在公司领取薪酬,副总经理钟正强和刘刚年度薪酬合计为120.39万元。

  2020年初,贵州茅台通过其官网公布了2018年高管的薪酬情况。数据显示,公司副董事长、总经理李保芳税前总收入为86.45万元,此外还有六位高管年薪在60万-70万之间。

  此前,2014、2015年时,茅台也曾因高管高薪而受到关注,尽管数字与动辄千万上亿的薪资相比并不惊人。2014年,时任董事长袁仁国薪酬达226.41万元、代行总经理刘自力薪酬224.14万元。2015年14名高管薪酬合计超过2100万元。

  稳坐A股市值第一的宝座,贵州茅台高管的薪资却只有几十万,确实有些突兀。水井坊董事长2019年薪酬474.7万元,口子窖董事长徐进322.98万元,洋河股份董事长王耀也超过百万元。

  据了解,茅台曾经计划在上市公司层面实施股权激励,但这个承诺却迟迟没有兑现。有媒体称,这与茅台没有在上市前落实好员工持股计划,又在后续没有按照承诺推进有关。

  与之对比的是五粮液,2015年五粮液推进员工持股计划,2019年五粮液集团董事陈林如今的股票身价已经达到了981万元,一旦变现陈林的总收入将会达到千万元,对比下来,一位持股五粮液的高管,最高收入是茅台高管收入的近20倍。

标签: 散白酒代理加盟招商店 翠花香白酒直销加盟 加盟散白酒有利润不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