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重品质重营销,酒业“黑马”江小白还能走多远?

Xbox游戏代购 231 0

  很多人说传统的白酒企业不懂互联网,未来前景不容乐观。他们常举的例子就是江小白,一个擅长卖“网络鸡汤”的新型白酒企业。江小白当然有可以骄傲的理由,从0到20亿只用了6年,堪称营销界的经典案例。

  反观“茅五洋泸汾古”等白酒头部企业,近年来也很重视互联网,但从来不曾达到江小白这种依赖程度,各大名酒表示:我们的网络“套路”不算深,但品质、品牌和文化都很动人心。

  几年过去了,头部名酒增速稳定,“你大爷还是你大爷”;但江小白却在一个又一个危机里迷茫了。当“鸡汤”越熬越淡,江小白模式还能走多远呢?

  “酒界杜蕾斯”

  江小白的成功离不开他的亲爹陶石泉,和他的亲妈新浪微博。

  陶石泉从一开始就把微博当做主媒体创建新品牌,这条路确实让陶石泉走通了。是什么原因让陶石泉走上这条路的呢?其实没什么,白酒行业大佬太多,生活所迫,都是被逼的。现在被大家所熟知的白酒企业,哪个没有两把刷子。

  国窖:你能听到的历史136年,你能看到的历史174年,你能品味的历史440年,国窖1573;

  五粮液:天下三千年,五粮成玉液;

  剑南春:唐时宫廷酒,今日剑南春

  ……

  别人动辄就是数百年上千的历史,江小白拿什么跟人家拼,只能另辟蹊径,但还真在这条道上走出了名堂。

  江小白凭借新颖的文案逐渐成为大众市场关注的焦点,甚至被标榜为“酒界杜蕾斯”。早期品牌营销给其带来了巨大的声誉使江小白出世不到几年就从重庆走到了全国各地。

  2012年创建品牌,2015年抓住互联网发展的契机,一路走的特别顺畅,短短几年时间从名不见经传的小品牌,成为红遍全国酒类行业的知名品牌,更是俘获了80后和90后年轻人的心,成为白酒行业近几年最大的黑马。

  据公开数据显示:成立的第一年,江小白就实现了3000万元的销售收入;2014年,销售额破亿;2015年,销售额2亿;2016年,销售额突破4亿;2017年,营收10亿,净利润达3亿;2018年,销售额达20亿,每年的增速都是100%。

  不过,看似不俗的数字在市场容量高达六七千亿的白酒行业只能算是“蝇量级”。要知道,同为光瓶酒的“老村长”,年销售额都高达60亿,这样看来,江小白的销售额也不算太亮眼。

  品质是硬伤

  从严格意义上来说,江小白并不是一家合格的酒企。以文案出名、玩得转网络大V、蹭的了综艺热剧,倒像是一个“广告公司”。白酒最重要的口感和品质,江小白做的远远不够,所以屡遭诟病。

  用网友的话来说,江小白之所以注重营销,是因为它的酒实在是摆不到台面上,必须整出点“幺蛾子”来转移视线。更有人说,江小白喝起来就像是酒精和消毒液的“混合饮料”,喝完第二天就头痛欲裂。这些说法的确是有一定依据的,江小白是属于小曲高粱酒,酿造周期短,出酒率高,口感和品质自然不会太好。

  或许是江小白也意识到了自家酒确实不算太好喝,于是就找了个另类出路,配个雪碧、掺点牛奶,说到底就是为了用别的味道压住江小白的味道。不过,味道可以冲淡,口感是无法改变的。

  而且,同样是光瓶酒,牛栏山二锅头平均一斤十四五块钱,但是江小白一斤八九十块钱。品质与牛二相差甚远,价格却是人家的五六倍,这么难喝还卖这么贵,江小白怎么就这么豪横?

  在白酒行业,品质才是制胜法宝,没有品质,你营销做得再好,也不过是昙花一现,辉煌不再。江小白必须要深刻意识到自己是一家酒企,而不是一家广告公司,决定企业存亡的是酒的品质,而不是惹眼的文案。

  遭遇“李鬼门”

  除了自身的品质问题,江小白的外部环境更是暗潮涌动。

  首先便是商标纠纷。2019年3月,一纸判决书和一篇报道,将江小白推到了聚光灯下。

  果然树大招风,2012年江小白在白酒行业取得了胜利之后,重庆市江津酒厂就一直对“江小白”的商标存有异议。江津说陶石泉早就知道江津酒厂要注册“江小白”商标,却抢先注册了,明显是恶意占用。

  直到2019年,江小白与江津酒厂之间的商标官司,江小白被北京高级人民法院以终审判决方式,驳回了商标诉讼请求。这一判决书让很多人误以为江小白将无法拥有“江小白”商标专用权。

  一时间,“江小白”商标的“李鬼门”正式拉开大幕。

  由于商标的问题,江津酒厂与江小白两家酒企之间火药味甚浓,后来者居上的江小白市场份额吊打传统酒企江津酒厂。

  2020年1月6日,江小白发出一则《关于最高人民法院判决“江小白”商标案胜诉的声明》(下称《声明》)。江小白酒业在《声明》中称,公司于2020年1月3日最高院《行政判决书》,“江小白”商标审理终结,最高人民法院判定江小白公司胜诉。旷日持久的商标纠纷告一段落。

  商标纠纷虽然已经尘埃落定,但是这个商标到底陶石泉恶意占用还是江津故意找茬,这还真是说不准……

  群起“山寨”之

  不仅是“李鬼门”,江小白的山寨酒也是层出不穷。

  2018年初,海南省工商局查获假冒、仿冒“江小白”白酒3032瓶,案值60640元。2018年3月15日,重庆市某公安局也查获一起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白酒“江小白”的案件,查获300ml规格“江小白”成品酒265瓶,100ml规格“江小白”成品酒2325瓶,“江小白”瓶身正面商标384张、“江小白”瓶身纸套236个。

  除此之外,还有很多疑似山寨江小白的品牌,如江晓柏、衡小白、江中白、江山白、江川白、云小白等。这些山寨酒的品质极差,让本来就在品质不占优势的江小白雪上加霜,直接影响了江小白的销量。

  这些事情对还未完全成熟的江小白来说,无疑是一种不小的打击。

  酒行业兴衰沉浮,变幻莫测,江小白的明天依然还是个未知数。但是对于白酒行业而言,江小白的到来更像是一个偶然,走得远了最多算是一条小支流,走得近了也就是一朵转瞬即逝的浪花,不会动摇什么格局。江小白想要多辉煌几年,光靠“鸡汤”还不够,最终还是要品质来说话。

标签: 泸州特酿品牌白酒加盟 白酒的加盟费 真全粮白酒加盟 喜宴定制白酒加盟怎么让利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