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警夜晚查酒驾,男子下车坠河亡,家属称追赶交警未及时救人

Xbox游戏代购 235 0

  再过3天,牛女士的丈夫溺亡就整整一个月了。“丈夫的遗体仍在殡仪馆存放,不知什么时候能入土为安。”10月12日下午,牛女士悲痛地说道,案发当晚,如果丈夫没喝酒,如果交警没有追赶,如果相关人员能及时救援……丈夫就不会与他们阴阳两隔。

  牛女士是江苏省徐州市贾汪区人,丈夫张先生生前是某白酒品牌代理经销商。2020年10月12日下午,回忆起丈夫意外离世的经过,牛女士悲伤不已,几度哽咽,难以交流。

  张先生生前照片

  “我丈夫生于1974年3月,身份证上的年龄比实际年龄大4岁。”牛女士介绍,她和丈夫育有一儿一女。2020年9月15日晚,丈夫和三位朋友外出聚餐,期间4人喝了一瓶白酒。饭后,其他两人先后离去,张先生开车送另一位朋友回家。

  牛女士回忆,案发当晚9时25分,见丈夫还未回家,他给丈夫连打了两个电话,一直无人接听。“当天晚上我没带钥匙,一直在门口等丈夫,连打两个电话都没人接,我就给丈夫车上的闫某某(张先生当晚一起聚会的朋友之一)打电话。闫某某说,他们吃完饭了,回家路上,遇到交警查酒驾,张先生将车停在路边下了车,之后跳到了路边的河里,救援队已经赶到现场。”

  获悉丈夫出事后,牛女士急忙叫了一辆电动自行车赶往现场。张先生出事的地点位于徐州市贾汪区山水大道世纪桥处。“事发地点距我家很近,电动自行车几分钟就到了。”牛女士称,当晚大约9时35分许,她就赶到了事发地点。

  案发当晚,当地交警在桥东侧设卡查酒驾

  案发现场,牛女士在河堤处看见闫某某和他的儿子,他们说丈夫跳河找不到人了。看到不远处有亮光,牛女士上前一看,是两位交警拿着手电筒在照。“我问他们看到我丈夫上岸没有,他们边用手电筒演示,边说手电照不到河对岸。但他们听丈夫的朋友说丈夫会游泳,已经游上岸回家了。”牛女士急了,问交警是否看到她丈夫上岸回家,交警说没看到。牛女士说丈夫没有回家,同时强调:人命关天的事不能听其他人的说法,没有亲眼看到人上岸,怎么能确定人没有生命危险?

  对于牛女士的问题,两位交警没有回复。见交警要离开,牛女士连忙将其中一人拽住,请求他们帮忙找人救人。牛女士说,她之前听说过丈夫小时候会游泳,但结婚之后,她从没见过丈夫游过泳。

  10月12日,牛女士委托的律师曾薪燚[yì]、刘录两人告诉华商报记者,据他们事后了解,案发地的世纪桥长约20米,河面宽约20米,水深约3米。结合当地派出所提供的监控画面及现场目击群众的说法,家属及律师还原了案发时的场景:9月15日晚近9时,张先生驾车由西向东行驶至徐州市贾汪区山水大道世纪桥处,发现交警在桥东侧设卡查酒驾。可能是担心喝酒被查出,张先生将同行的朋友闫某某留在后座,自己下车逆行朝西走去。桥东侧的交警发现后,便朝张先生跑来。张先生先是朝西奔跑,后步入桥侧的河堤,朝南奔跑,之后坠入河中。

  监控录像显示:案发当晚21时01分20秒,张先生落水;21时01分40秒,河西岸出现灯光照射;21时02分09秒,有灯光(手电光)在水面照射……由于案发在晚上,加之监控拍摄地点距张先生坠河的地方较远,华商报记者从家属提供的视频中几乎看不到人影,只能粗略看到张先生坠河前的行走轨迹,但从监控中可以确定,张先生坠河前后,一直有灯光(手电光)照射张先生。家属称,为了弄清真相,他们曾向贾汪区交警大队申请查看执法记录仪的监控信息,但对方一直未提供。

  案发现场,围观群众很多

  牛女士说,案发当晚,她曾听现场围观的群众反映,丈夫坠河后向对岸游去,已经游过河中间时突然大喊救命,之后就没了声音。有群众称,案发当晚8时50分许,她曾骑电动车路过世纪桥,听围观群众说有人落水了,要求在场的交警去救人,但交警可能认为人已经上岸了,就没有去救。当晚9时20分许,其又从家中返回世纪桥,围观的群众更多了,消防车、救援队的车也都到了。现场有民警问“有人看见人落水了吗?”一位小伙子大声回答,他看到有人落水了,还喊了两声救命,之后民警让小伙子去派出所做笔录。

  张先生被打捞上岸的地点

  张先生的儿子小张告诉华商报记者,当晚10时许,他赶到现场,当时救援队、消防队等都已经在现场。他问为什么不救援,救援人员说,因为他们听说落水者已经上岸回家了,不能确定人在不在河里。他说他父亲根本没有回家,请求救援人员立即搜救。当晚10时30分许,警方拉起警戒线,将现场围观的群众劝离,之后组织人员搜救。9月16日凌晨1时许,张先生被打捞上岸,已不幸遇难。

  牛女士称,案发后,家属曾与贾汪交警大队沟通,交警大队相关负责人说,案发当晚他们也是依法办事,对于家属提出的视频反映的问题,交警大队相关负责人说他们不能回复,建议他们依法向上级主管部门反映。

  此后,张先生的家属依法向徐州市公安局交警支队、徐州市人民检察院、徐州市委政法委、徐州市纪委等部门反映,要求调取当晚的执法记录仪录像,询问证人,查明真相,得到的答复都是“正在调查”。

  案发当晚,张先生到底经历了什么?是否有交警追赶张先生?相关部门为什么没有及时施救?10月12日,华商报记者采访了当晚张先生车上的闫先生、目击群众及执法交警。

  获悉记者采访意图后,闫先生说他正在开会,随即挂断电话,此后再也无法接通,发短信也未回复。

  案发后,牛女士委托的两位律师曾以调查笔录及录音的形式向一位目击群众了解过情况,该目击者向他们客观介绍了当时发生的情况。10月12日下午,华商报记者联系上了该目击者,但其拒绝接受采访。华商报记者多次致电案发当晚参与执法的一位交警,电话一直无人接听,发短信也未回复。

  曾薪燚、刘录律师告诉华商报记者,9月26日,他们依法向徐州市人民检察院递交了相关控告书,请求徐州市检察院依法调查,还家属一个公道。9月30日、10月9日,徐州市检察院相关人员回复他们,徐州市委政法委已获悉此事,且高度重视,目前已成立联合调查组进行调查。

  10月12日下午,徐州市委政法委办公室相关人员告诉华商报记者,案件已移交徐州市委政法委相关领导,目前已依法展开调查。

  “我现在就希望相关部门能对丈夫的死有个说法,依法办事,公平公正处理,该承担的责任承担,我们好早点处理丈夫的后事,让丈夫入土为安。”牛女士哽咽着说道。

标签: 五粮液白酒加盟案例 我想卖散装白酒找个加盟店 白酒招商加盟落地页 新型白酒招商加盟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